【少妇君柔失身记】(1)作者:情间

首页  »  人妻女友   »  【少妇君柔失身记】(1)作者:情间

字数:4735【一:意情动】下班时间快到了,瑞文正与同事坐在一起聊着题外话。

瑞文正在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老总,叫他到会议室一下,说有事。

原来,是一个客户突然急需一份资料,需要瑞文加班把这个资料整理出来;然后由君柔负责发送给客户,平时瑞文最痛恨加班,今天却暗喜。

老闆关键时刻还是挺不错的。

瑞文来到这家公司也快两年了,一直对公司的文员君柔有好感,虽然平时她不多说话,但我见犹怜的气质,完美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匀称白皙且修长的双腿,绝对是个极品尤物。

但因为不太相熟,所以瑞文并没有深入交谈,只是从同事那里得知她才结婚半年,老公是个文员,还没有孩子。

后来渐渐熟了,由於瑞文工作经历较长,也就经常帮助她,可以看出她对自己有明显好感,在平时开玩笑时更无所顾忌,但仅限於手臂之间非常有限的接触。

其实这个文件瑞文在无聊的时候已经整理完了,於是交给君柔,她就过来弯着腰趴到瑞文办公桌的电脑上,正在讲解的瑞文,思绪立即掉进对面君柔那深深的乳沟之间,透过粉色衣领的空隙,君柔那隆起部份的肌肤已经让他想入非非;丰满又高挺的胸部,被蕾丝胸罩包裹着,随着呼吸轻轻地起伏着,高高的诱人犯罪。

人们都说新婚少妇的躯体好像会散发出诱惑的韵味,挑拨着、蛊惑着循味而来的男人感官,虽然这不是少妇自觉发出的讯息。

但所谓的成熟韵味就是在这种不经意间悠然出现。

这时君柔办公桌上电话响起,君柔走过去接听,就听到君柔温婉的说道:「不能回来,那好,你安心在那边工作,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罢,她清秀的眉微微蹙起,我见犹怜的模样给人一种拒绝了她就会很愧疚的感觉。

看君柔的样子,瑞文就知道她丈夫又去出差了,不能陪她。

「怎样了,蹙起眼眉多难看,快给回个漂亮的杨君柔笑容。

」瑞文看着她忧郁的脸容,便想逗她开心。

君柔坐到他对面,「噗哧」一笑,掩着小口道:「我可不漂亮!」轻柔的笑声,让瑞文心里一颤。

接着大家闲谈起日常生活,瑞文身体也越趋接近。

「嗯,最近物价升得很厉害,然后……」君柔侧着头来跟瑞文谈话,这时才猛然发现两人之间是如此贴近,瑞文呼吸的气息几乎吹拂在君柔的耳边。

君柔心中一荡,继续说着未说完的话,但是此时已心乱如麻,好像可以听见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身旁的男子深深吸气,缓缓吐气,规律和缓的男人气息阵阵传来。

他现在的眼神正在注视着哪里呢?君柔不敢看。

是看着公事资料,还是盯着别的地方?及肩的长发束起,露出细白粉嫩的颈子,是这里吗?纱织的上衣领口,构成胸前丰圆的曲线,是这里吗?今天慌忙的仪容,该不会也忘了扣实钮扣吧。

君柔不敢再想下去,连忙收敛心神站起身来,瑞文这才挺身后退了一步,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只是脸颊跟君柔一样有点红扑扑的,眼神像似不知摆哪里好,低着头看着手中档案。

想到了丈夫,新婚不到半年,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心猿意马,君柔心中泛起一丝丝的罪恶感,好像有点对不起他。

=======================================================================「青思,那约定明天一起去看春季新款时装。

」君柔握着话筒,轻轻地说道。

「君柔,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丈夫刚洗完澡,对躺在床上的妻子说。

「老公有什么事吗?」君柔见丈夫出来,挂上话筒,起身进入浴室准备洗澡。

「是这样子的,我……辞职了。

」丈夫两手交插着,好不容易才说了出来。

「啊,为什么?不是做得好好的,怎么一回事?」正弯腰测量浴缸水温的君柔听到外面丈夫的话,惊讶地走出来。

「没什么,觉得没前途,老闆又吝啬,乾脆不干了。

」「那你以后想做什么。

现在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可以先等一阵子再出来换工作啊,干嘛辞职。

」君柔一听,立时皱起了双眉。

「没关系,我准备自己当老闆,这样辛苦赚得都是自己的,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丈夫双眼一亮,兴奋说道。

「可是当老闆也不好做,不谈别的,资金怎么来就是一个大问题。

」笑容从丈夫的脸上冻结了,妻子不断泼冷水让他很不高兴。

「我爸爸的退休金准备让我投资,我妈也有些积蓄会让我用,我会跟几个朋友合夥去大陆设厂。

那里人力便宜,大家当工厂干部,好好干。

他们有门路直接外销,甚至可以卖到美国。

以后就是一百万、一百万的赚,不用再领几万元的死薪水。

」「可是这行你又不熟,那些朋友可以信赖吗?」「你到底支不支持我?」丈夫不耐烦打断了她的话道:「你比我早工作当然赚得钱多,这年头景气不好连大公司都倒闭,我干嘛等公司撑不下去让人家解僱我。

我好歹也是个男人,有机会就要往外闯,那能待在家里洗衣服煮饭,靠妻子养家。

」君柔听出丈夫话中有话,沉默下来。

从来没有大声对她讲话的丈夫,今天第一次向她大吼,这不但吓到君柔,也让她微微心酸,低着头一滴滴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丈夫见状顿时心软,坐在床边揽着妻子肩头道歉。

「没关系,是我不对,没有顾及你的心情。

」君柔红着眼擦了擦泪水,起来走进浴室,两人不再说话。

这一晚两人在床上背对背想着自己的事,整夜未入眠。

周末下班的高峰时刻,挤拥的人群穿梭在街道上,展开今天另一阶段的生活。

君柔信步走在街上,若有所思,随着人潮,漫无目的走着。

不同於以往,每当下班之后立刻飞奔回家,没有必要绝不加班。

可是现在的君柔变了,能多待在公司就不会早走,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加班,就拖着好友祈青思或其他同事聚餐逛街。

但是他人总有自己的私事,於是快餐店的打工兄弟们便会看到一位时髦艳丽的女士总是待上一两个小时,只喝着一杯饮料,把一份报纸翻来覆去看上三遍以上,剩下的时间就是静静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而言之,她不想那么早回家。

自从那晚之后,两人新婚的浓情密意气氛已消,丈夫隔天就辞职,之后早出晚归,自顾自的忙个没完,对君柔也是冷漠相对。

君柔受不了,实在很想跟丈夫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

可是碰了几次钉子后,也就识趣不再提起。

没多久她也赌气不理会丈夫,两人虽同住一屋簷下,却好像形同陌路。

「你跟你丈夫在闹彆扭啊?」有一天闺密青思好奇小声问道。

旁人已经感觉到了!这更让君柔的苦恼加深,可是倔强的脾气使得她不愿示弱,看来夫妇两人之间冷战和解的日子,更加遥遥无期。

走出隧道,一阵冷风颳来,缩了缩身子抬头上望,摩天大楼高深不见顶,随着人流跨上天桥,桥下车阵川流不息,君柔停下驻步慢慢陷入沉思。

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吗?已经五个月又十二天了。

七十五句话,这些日子以来,他只和我说过这么多话,有时候甚至好几天都不说话!我只是提一些意见嘛,我是你的妻子最后还不是会支持你,何必对我大叫!这样就不理我,真是小气。

这两天又说要去考察,把我孤伶伶丢下,这算什么!连串的问题浮现在君柔的脑海里,君柔自己不断问自己。

下星期就是我的生日,他还记得吗?如果他忘掉……想到这里,心中微微一酸,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打转……「杨小姐?这么巧,在这里遇上你!」声音在身后响起,君柔讶异转身,一个熟悉的笑容呈现在眼前。

「啊……嗨,好巧!……你来逛街?」一见,原来是公司里的同事瑞文,君柔有点不知所措。

「对……对……来百货公司买点东西……」客套寒暄后,两人对站着不知道要讲些什么话,君柔眼神游离就是不看瑞文,而他则是微笑直盯君柔脸庞。

「那个……既然在这里遇到杨小姐,那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帮个忙,可以吗?」瑞文终於打破沉默问道。

「有什么事?」「是这样的,今天我想买件礼物送人,但是挑了好久就是没有合适的,想说请杨小姐可不可以陪我选购,给点意见。

」「问我意见?……喔……是不是要送给女朋友的啊?嗯……好吧!」君柔本来紧绷的脸露出微笑。

「真的?」得到佳人首肯,瑞文眼中放出光芒。

「旁边的商场有家饰品店,我想去找找看。

那就一起去……走吧。

」瑞文兴奋地立刻带着君柔前往。

「其实只是帮个小忙没什么大不了。

」君柔心里想着。

「这副耳环不错,样式颜色都很漂亮。

」君柔指着柜台玻璃橱窗中的饰品。

「对呀,你女朋友这么美丽,这副耳环跟她实在很搭配。

」售货小姐笑眯眯地向瑞文说。

「啊!……不……不是,我不是他的……」听到售货小姐这样说,君柔红着脸急忙摇着头否认。

「好!那就是这件,麻烦请你包好,这是要送人的礼物。

」瑞文转过头来笑着望向君柔,立即说好。

君柔不敢看他。

「没问题。

那您是要用信用卡付款还是……喔,是信用卡,好的,请您等一下。

」售货小姐拿着信用卡和耳环在旁熟练地包装处理着。

「那么今天就到此……」君柔见状张口欲言。

不让君柔说下去,瑞文立刻转移话题:「等一会一起去喝下午茶吧!旁边那家的甜品很不错。

今天这么麻烦你,当然是我请客了。

」「我……」「而且在公事上,你又帮助我这么多,我都还没有谢过你,实在是说不过去。

」瑞文兴高采烈望着君柔。

实在招架不住这阳光灿烂般的微笑,跟老公的冷漠一比较……「好吧!」君柔答应了,反正回家也是孤伶伶一人,有个人陪伴也好。

这是婚后第一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单独聚会,想到这点,少妇的心噗通噗通地加快跳着。

咖啡座里,两人坐在安静的角落,那个瑞文平日看起来是个害羞小生,没想到私底下倒是变了个人似地。

态度大方,言谈幽默有趣,重要的是善於引人交谈,原本拘谨的君柔渐渐打开心防与瑞文有说有笑。

这天,君柔将披肩的长发拢在脑后。

她那一头乌溜溜秀发,一直是瑞文的最爱。

然而此刻,瑞文并没有去注意她的头发和她露出的雪白颈项。

从刚刚开始,他的目光便集中在君柔胸前,那一对隆起的胸部像磁石般吸引着他。

上衣的前襟敞开着,露出微微春光,彷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刺激他男性的视觉。

桌上的宽度不过才一米,一伸手便可触及她那神秘的高耸部位。

在他的脑海里正幻想着自己握着那对的感觉。

好想一头埋到那里面去哦……这样的意念已经存在很久了。

在办公室里好几次都想剥开她的衣服,慢慢舔着、吸着那对乳房。

想到这里,底下的阳具便不由得坚硬起来……这样想着、想着,瑞文已经进入幻想空间了……「来嘛,抱我,快点嘛!」绮丽的遐想如真似幻,魅惑的胴体如蛇般蠕动。

媚眼如丝,半张着殷红丰满的嘴唇,吐出诱人心弦的呻吟,梦幻中的君柔身着性感内衣牵动勾引着自己,瑞文眯着眼,美妙的景象一直不断涌现。

曲意奉迎的裸体,那使人产生一种置身於千万人之上的优越感,那样的极度刺激,是足以令人疯狂的情景……「最近的天气转变好快,一会热一会儿又好冷。

」君柔见到他魂不守舍的神情,好奇地找话题。

她突然冒出这句话来,瑞文吓了一跳,把他拉回到现实,他忙着回答说:「哎,是、是啊……」然后慌慌张张的喝了口饮料。

君柔用手挟起蛋糕上一粒小樱桃往口里送进去,漂亮的嘴唇张开,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瑞文一面看着咬着樱桃的君柔,一面禁不住的吞着口水。

桌子底下,阳具的早就起了脉动。

现在一看到君柔湿润的嘴唇,阳具更加激动了。

不到半年的婚姻生活,让君柔变得益发娇艳动人,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长期沉浸在女人堆中的瑞文,见到如此魅力四射的少妇,也按捺不住。

「今天一定要跟她!」这是他第一次对女性主动产生追求心理,欲望的神情一闪而过。

天真的君柔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为猎人的猎物,一双美目眨呀眨地看着他。

从进入公司以后,瑞文的焦点就被君柔的倩影所吸引,刚开始还只是抱着欣赏的心情,毕竟她已为人妇,而且其他自动送上来的美眉已经够他忙的。

可是几次的接触后,他便着迷上这位新婚少妇,无法自拔;而君柔有意无意的回避更激起他征服的心态,古人有云「无巧不成书」,但是说实在话,所谓的巧遇,十之八九都是刻意的安排。

瑞文对於君柔的一举一动了然於胸,这阵子打听到她与丈夫之间感情似乎起了变化,如此良机,怎能错过。

於是最近下班后他总是跟着君柔,观察着她,见到她不是呼朋唤友,就是一人独处。

当今天见到她神情落寞伫立在天桥时,他兴奋地知道机会来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hibingbo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